日日噜噜夜夜狠狠久久丁香五月,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蜜桃,色欲人妻综合AAAAAAAA网

<u id="jk2u6"></u>
<th id="jk2u6"><video id="jk2u6"></video></th>
  • <code id="jk2u6"></code>
  • <big id="jk2u6"></big>

  • <code id="jk2u6"></code>
  • <object id="jk2u6"></object><code id="jk2u6"><menu id="jk2u6"></menu></code>

    壯歌一曲紅梅開
    ——評川劇《江姐》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劉玉琴 時間:2022-09-06 【字體:

    川劇《江姐》劇照

     無論歲月如何變遷,無論季節怎樣更迭,有一種力量能夠穿透歲月在江河大地綿延。川劇《江姐》讓曾經的感動再次延續,共產黨人為革命犧牲的崇高信仰和鋼鐵意志,化作厚重的撞擊之力彌漫于舞臺,燃起人們心中的激情。

     川劇《江姐》取材于小說《紅巖》,劇本源于上世紀60年代同名歌劇。上世紀60年代初,成都市川劇院曾排演過《江姐》,時隔40余年,重慶川劇院再次把《江姐》帶回了舞臺。這是一次保持精神高度,充分釋放藝術性的創意性嘗試,全劇“頭可斷,血可流,革命信仰不能丟”的鏗鏘豪邁之氣貫穿始終,本土化改編和精彩演繹,達成深厚的精神價值與優秀藝術品格的相互托舉,英雄的悲劇意義被賦予當代審美價值,烈火與熱血中的永生在藝術的守正創新中凝聚成鮮活的意象,產生強烈的戲劇張力。

     江姐,一個令人難以忘懷的名字,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川劇《江姐》中始終洋溢著革命者理想信仰的悲壯之氣和巨大感染力,在情節跌宕、矛盾沖突緊張激烈中,江姐身上凝聚的幾代中國人的歷史記憶得到充分釋放。無論是奉節城頭發現丈夫犧牲,還是強忍悲憤在華鎣山領導武裝斗爭,最后迎著敵人的槍口英勇就義,江姐身上蘊含的“青山不改水長流,早把生死置等閑”的正義慷慨,在精心設計的戲劇波瀾中,表達得形象具體,令人動容。人物的政治品格和高尚人格在沖突的對比性設計中產生強烈藝術效果。千里迢迢滿懷欣喜去與丈夫并肩戰斗,誰知丈夫一腔熱血灑疆場,“千滴淚偷往肚里流”的悲痛隱忍;新中國已經成立,卻看不到明天的日出,“滿含熱淚繡紅旗”,讓戰友“不要用哭聲告別”的赤膽豪情;經受酷刑時的大義凜然和走向刑場前對黨的忠誠托付,在劇中都融化成“為黨能舍己,風雪狂處戰歌起”的壯觀豪邁。舞臺上下,歷史與現實相互凝視,人們崇敬之情油然而生,理想信仰的磅礴之力震蕩人心。全劇高揚信仰之旗,情真意切回答了歷史和人民為什么選擇了中國共產黨,永葆黨的先進性與純潔性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的嚴肅命題。獄中八條,是犧牲在渣滓洞、白公館革命志士在生命最后一刻向黨總結出的八條意見。川劇《江姐》把“獄中八條”融入情節,為把過去的故事講給今天的人聽,提供了作品改編保持精神深度,富有當代意識的有益示范,標示了紅色經典在當代審美觀照下重煥信仰光彩的寶貴實踐。

     江姐的英雄故事始于重慶,無論是小說《紅巖》還是歌劇《江姐》都有著鮮明的重慶元素,舞臺上不同藝術門類都創作演出過“江姐” 。如何致敬經典而又有所超越,川劇《江姐》在語言、唱腔、舞臺呈現突出地域特色的探索上,開闊了戲劇的舞臺表意空間。用重慶話表達發生在重慶的故事原本就是一次語言上的本味兒回歸。劇中人物的念白獨白親切自然,韻味獨到。靈活運用俗語和諧音,方言俚語、川東北燈調等也拉近了與觀眾的距離。唱腔是一個劇種類型的標志,川劇《江姐》按照劇種的唱腔特色重新設計譜曲,無論是聲腔和打擊樂,都盡可能強化川劇特色。家喻戶曉的主題歌《紅梅贊》用川劇音樂改編譜寫之后,醇厚婉轉,剛健清新。全劇服化道及舞臺裝置都讓英雄人物的戰斗場所和險惡環境更加真實可感。朝天門、嘉陵江等標志性置景,黑白版畫構成的舞美風格,凸顯了戲曲的假定性和虛擬性,簡約洗練地傳遞了特定年代的歷史質感,為觀眾帶來別樣的審美體驗。川江船工號子,幕后幫唱,以及情節設計、編導手法上對戲曲邏輯的強化和戲曲傳統美學的張揚,都體現了鮮明的川劇本體特性。江姐和獄中難友聽到新中國成立喜訊時“繡紅旗”的寫意性處理,是頗富視覺沖擊力的舞臺設計,五位難友手中的黃色綢帶通過舞臺調度最后演變成一顆紅五星,傳遞了強烈的象征意味。作品在聽覺視覺方面的突破,藝術表現上的充分川劇化嘗試,是對紅巖精神的擦拭和升華,成為本土優秀傳統戲曲文化和愛國主義革命精神有機結合的優秀鏡鑒。

     《江姐》寄寓了幾代中國人對于革命理想崇高而純粹的集體記憶?!敖恪笔菓蚯硌菟囆g家沈鐵梅人物畫廊中一個光彩奪目的存在,為沈鐵梅的藝術生命輸入了新的時代音符。她的精彩演繹,為英雄人物崇高信仰的引人敬仰奠定了扎實基礎。沈鐵梅是藝術個性極為鮮明的川劇表演藝術家,有著兼收并蓄的深厚造詣和寬闊的表演戲路。她的唱腔清朗圓潤、自然甜美,收放自如、游刃有余,極富表現力和穿透力?!犊兹改憽贰队窬┖贰稐n雄夫人》《聶小倩》《繡襦記》《李亞仙》等一系列劇目中,沈鐵梅塑造了眾多令人記憶深刻的舞臺形象,投映了她精準刻畫人物的卓越才能。她主演的川劇《金子》曾收獲一系列國家級獎項,被公認為“20世紀末中國戲曲的代表作”,沈鐵梅也被贊譽為“川劇歷史上前無古人的聲腔第一人”。

     川劇《江姐》中,沈鐵梅以“腔中有人,人活腔中”的聲腔神韻,賦予人物飽滿的革命激情和豐富的內心世界。她的每段唱腔都精心處理,剛柔疾徐,聲情并茂,溫柔處婉轉悠揚,激動處鏗鏘悲憤,動情處凝重沉郁。每一唱段都準確傳達了角色特定的感情。歌劇《江姐》中人們耳熟能詳的《紅梅贊》《繡紅旗》和《不要用哭聲告別》等唱段,經過川劇式改寫之后,沈鐵梅演唱時的抒情性和爆發力突顯了一個優秀藝術家的聲腔把控能力。去往華鎣山途中她突然看到丈夫的頭顱懸掛在城樓上的悲痛悲愴,與雙槍老太婆相見后的掩飾隱忍,最終大放悲聲又高低節制等,張弛有度的聲音處理體現了情感的不同層次。沈鐵梅高超的表演功力也格外彰顯了英雄人物的真摯情感與精神品格,賦予人物性格、行為鮮明個性特征。她將內斂和沉穩,強韌和爆發有機融合,江姐率領游擊隊巧奪軍車時的機智勇敢,鐵窗中堅持信仰時的決絕和毅力,面對死亡時的坦然和無畏,對戰友和孩子的深情等,表達得細致入微、生動感人,一個堅定、機智、勇敢、剛毅的共產黨人形象鮮活呈現于舞臺。在濃郁的地域背景渲染下,沈鐵梅將川劇的魅力盡情綻放,以當代審美意蘊塑造了江姐的英雄形象,為劇種聲腔和表演藝術品質的豐富提升,為傳統川劇藝術增添了新的生命活力。

     川劇《江姐》是對經典的改編和再創造。紅色經典中飽含的情感、承載的記憶,需要藝術家充滿創意的當代闡釋。內容上的精神延續和當代氣息,藝術上的努力開掘和守正創新,主創團隊的敬畏之姿和探索勇氣,為紅色經典改編如何適應當下審美需求打開新思路,在鮮亮燦然的時代氣質中,為劇種發展與藝術進步,積累了經典作品改編再創作的新經驗。

     (作者系文藝評論家、人民日報海外版原副總編輯)

    分享到:
    【打印正文】
    意見反饋

    本頁二維碼

    關閉
    日日噜噜夜夜狠狠久久丁香五月,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蜜桃,色欲人妻综合AAAAAAAA网